禁止打榜集资、控评引战……“清朗”行动下被降温的饭圈怎么样了?

浏览:3106   发布时间: 08月31日


「流量」陨灭,娱乐圈「造星」速度放缓,艺人和粉丝都要在新形势下重新寻找自己的位置。


2019年,张艺兴和蔡徐坤同台参加活动

撰文:果子

采访:果子、大荣、乐乐、童话

一向热闹的内地娱乐圈最近陷入了沉寂。

曾经的“顶流”吴亦凡锒铛入狱、张哲瀚因神社事件5小时内掉完所有代言、郑爽偷漏税被罚近3亿、国民“小燕子”赵薇全网作品下架……短短半年,娱乐圈震荡不断。

5月国家网信办部署开展“清朗”行动以来,对饭圈乱象的治理力度正不断升级。8月27日,中央网信办发布《关于进一步加强“饭圈”乱象治理的通知》,指出要取消明星艺人榜单、优化调整排行规则、严管明星经纪公司、规范应援集资行为等。截至目前,已累积清理违规微博4万余条,解散违规群组5000多个,关闭违规超话近3000个,关停或解散豆瓣问题小组25个。

这意味着过去几年不断向大众市场扩张继而走向异化的“饭圈”在不断侵入公众话语场域后,“圈地”理想正式宣告破灭。围绕着明星生长出的种种关系也开始消散。当“流量至上”和“造星神话”成为历史,明星和粉丝之间的关系将走向何处?

出圈、数据和资源

在国内互联网的语境中,“饭圈”一词2014年左右才开始出现,并逐渐形成了一套独特的话语体系和文化氛围。这个围绕着爱豆、流量明星形成的趣缘社群对年轻人来说有着独特的吸引力,它鼓励原先孤立的个体加入组织,通过投票、控评、应援等行为维系着饭圈内部成员的自我身份认同和集体荣誉感。

开学上高一、今年才15岁的桐桐已经习惯把追星时认识的网友当好朋友,这种在虚拟网络中建立起来的亲密关系一定程度上填补了她的社交需求。

“其实在饭圈里我认识了一些好朋友,大家年龄相仿又追同一个明星所以共同话语特别多,平时有不开心的事儿我会跟这几个好朋友说,她们也会开解我。”

现实生活里小桐比较拘谨,但在饭圈她可以熟练使用诸如“kswl”“yygq”等饭圈词汇。这种仿佛加密过的文本是粉圈内部日常交流经常使用的沟通符号,如互联网大厂的黑话一样,拉开了饭圈和其他圈层的距离。

偶像团体时代少年团拥有众多未成年粉丝

乍看起来,粉丝在自己的小圈子里自娱自乐、“圈地自萌”并不会对圈外人产生影响,但理想只能是理想。在流量明星当道的时代,饭圈除了需要成员内部联结,还需要在不断向外扩张的过程中得到积极反馈产生快感。简单来说,就是粉丝自己欣赏爱豆的同时也希望通过“安利出圈”的方式让更多路人认识、夸赞爱豆,这也就不可避免地对公共舆论场进行大规模入侵。

“我就想让更多人看到他有多好,他值得被更多人喜欢。”桐桐说。

最重要的是,对如今的艺人来说,作品、能力并不能完全体现其商业价值,有足够的可被量化的数据、关注度和曝光率才能作为筹码去换取资源。目前正在给某流量男演员当宣传的木木认为,业内对数据的需要是件心照不宣的事。

“做宣传的人都知道在和金主爸爸对接时需要把艺人各方面的数据做得好看些,毕竟流量、热搜、话题度、各类榜单排名都是直观的数据,为了自家艺人面子好看,品牌方也都在看着,所以,哎真的没办法。”木木叹气。

前有肖战王一博,现有龚俊张哲瀚,一夜爆红后商业代言便一窝蜂找来,身价也水涨船高。为了让爱豆在出圈的过程中更为顺利,粉丝们自发或是在团队的暗示下积极地制造和增加有利于爱豆的正向数据,助推艺人赢得更好的资源。对于不利于爱豆形象的负面内容,则需要用反黑、净化等方式压制。

于是舆论场上有写文剪视频画画等优质的粉丝产出,也会有不同粉籍对立骂战四起。看不懂的饭圈语言、不认识的明星安利、难以入耳的网络暴力言论等内容大大挤占着普通人正常的讨论空间,以致引起普通用户反感和产生对立情绪。

龚俊被评为7月最具商业价值明星1位

被「围猎」的粉丝和甩锅的明星

2020年发布的一份《粉丝经济4.0时代白皮书》整理,中国社交媒体微博上目前有2.8万娱乐明星及粉丝团账户,90后和00后是粉丝群体的主力军。为自己支持的明星或网红消费已经成为“饭圈”常态,超过73%的粉丝都有“付费支持”的行为。

粉丝积极消费,饭圈内部也组织架构分明、分工明确,能迅速动员完成规定的任务。《白皮书》认为:目前粉丝团体已经具备较强的组织力、传播力与造势力,粉丝在营销活动中的助推力成为不可或缺的传播战略之一,粉丝的话语权也达到前所未有的强,甚至拥有部分决策权。

可以说,粉丝的能量大小体现着明星本人的商业价值和可塑性。上海营销和研究机构China Skinny的董事总经理马克·坦纳也曾对《纽约时报》表示,对于许多品牌来说,现在他们一半以上的营销预算都花在明星身上。

“从品牌推广的角度来看,你不能低估粉丝的力量。这些粉丝购买他们偶像代言的所有产品,所以你需要做的就是获得某种形式的大使形象。”

在这种趋势下,粉丝对偶像的需求不单单是想象关系的满足,而是作为消费者对明星这一“商品”在社会中身份和形象的监督和管理。粉丝可以为了爱豆赢得各类头衔消费其代言的产品或刷数据,但也会为了保护他们为爱豆定好的“人设”主动抗议来干预艺人及其团队的决策。

最近的赵丽颖粉丝事件就是典型的案例。因首次合作《有翡》后爆冷扑街,赵丽颖粉丝发布联合声明集体抗议其和王一博二次合作,只为保护赵丽颖的“品牌价值”。

这场风波赶在了“清朗”期间,即便及时删除了博文,官方还是大批禁言和封禁了赵丽颖粉丝的账号,甚至连赵丽颖工作室也被禁言15天。随后,赵丽颖、王一博、肖战、杨紫等多位艺人及其工作室和经纪公司集体发布倡议书,号召粉丝要理智追星、抵制网络暴力。

赵丽颖被点名后公开道歉

艺人们的声明把粉丝架到了对立面上,粉丝群体成了舆论首当其冲的靶子。不少人诟病:如今的粉丝太把自己当回事,对自己的爱豆控制欲太强,不是在维权就是在维权的路上。

从事粉丝运营也当过站姐的咩咩表示,粉丝和偶像的关系早就发展到新阶段了。老艺人们靠作品说话,在获得公众喜爱前已经凭自己的实力在业界打下了坚固基础,现在大多数的艺人离开粉丝粉丝啥也不是。“我们付出大量的时间金钱和精力,把他送到聚光灯下,对他有要求不是很正常吗?”

矛盾主要出在粉丝希望他们喜欢的艺人能够在获得曝光后珍惜羽毛,可以作为市场上的优质产品被合理规划发展路线,但对艺人团队、经纪公司甚至艺人本人而言,在有限的时间里赚更多的钱才是最重要的。

“控评、反黑和打榜这些所谓的饭圈行为,归根结底还是为了爱豆的数据好看,这些也是艺人和他团队有意识引导的结果。需要的时候就用各种话术号召,让粉丝时刻保持竞争状态,现在看风向不对了就把锅都甩粉丝头上,我觉得挺心寒的。”

咩咩认为,追求“数据”和“流量”的从来都不是粉丝,而是缺乏艺人商业价值合理评价体系的偶像工业畸形发展造成的,粉丝只是最底层的免费劳动力。

然而,粉丝付出巨大的心血“供养”爱豆,爱豆却可能在恋爱、约炮,并对粉丝的努力嗤之以鼻。偶像团体威神V的成员黄旭熙前些天被曝光私生活混乱,利用自己的爱豆身份在中韩两国劈腿多个女友。不仅让女友们给他花钱买各种东西,还会向她们吐槽自己的粉丝多管闲事。

今年8月,黄旭熙被多名女性爆料出轨

“看到这个事情的当晚我就脱粉了,太下头了,直接把之前辛苦收集的他的十几张小卡全剪了。”黄旭熙的前粉丝咔咔提到这个事情依然很气愤,她表示此后无法再完全信任被公司精心包装过的偶像了。

从诸神打架到撕开天幕

早些年,华谊兄弟率先带领冯小刚、黄晓明等名人在国内引起了明星资本化热潮。资本和明星深度绑定,成为利益共同体是一种市场常态。明星也越来越不甘愿只是作为赚钱的渠道之一,而是自己做老板开公司,攫取更多的财富。

在高度金融化的娱乐圈,艺人的收入往往不止是付出劳动后获得的劳务价值,而是涉及造星产业各方力量博弈下的金融层面的价值。演技从未获得任何奖项认可的郑爽,花77天拍摄一部电视剧就可以拿到1.6亿的片酬,这个价格是资本和市场根据她的“热搜体质”和高回报的话题效果提供的,而非是她能帮助创作出一部质量上乘的优秀作品。

人们虽然知道国内艺人的薪资是日韩等国家的几倍,但也的确没想到艺人收入可以用亿作为单位。普通人几辈子也赚不到的数字,明星几天就可以拿到手。而这些内幕,如果不是因为偶然曝光或是牵扯到相关人利益被迫曝出,公众很难获知。

除此之外,追星类的APP也成了明星资本圈的收割渠道。明星的后援会可以通过桃叭、owhat等软件开通资金众筹的链接,号召粉丝进行打款为爱豆应援。据悉,选秀节目《创造营2021》前11位选手在比赛期间的集资总额已突破了1亿元。

曾经贡献多元文化的饭圈在娱乐产业资本进入和互联网平台的技术支持下,逐渐进入无休止消费模式。向圈外不断吸收新粉丝、吸纳新的购买力时,内部持续性的动员和规训使他们逐渐走向划分敌我、党同伐异之路,最终演变为凶猛有力的“机器”。

眼下在国家的严查下,行业正告别野蛮生长。范冰冰被罚了近九亿税款后,曾被称为“避税天堂”的霍尔果斯清理了一大批空壳公司。郑爽事件涉“阴阳合同”事件被曝光后,明星们也都扎堆注销了工作室。天眼查数据显示,截至8月27日,我国今年已注销660余家艺人经纪相关企业,仅6月份就有超100家左右相关企业注销。

2021年明星企业注销时间线

“清朗”行动持续推进下,平台不仅下线了各类明星榜单,桃叭、超级星饭团等软件也被下架,音乐类软件宣布限购付费数字专辑及单曲,每个用户只能购买一张。这意味着,像肖战这样凭着一张单曲《光点》创下上亿销量记录、人均花费300块以上的历史将不复存在。

「降温」的饭圈和失落的从业者

“说实话,不打榜不做数据后我特别迷茫不知道该做什么,就像每天工作没目标就会越来越懒散。”

王一博的粉丝天天表示,由于控评、打榜等行为被禁止,站子、后援会等也需要提供蓝V认证或是改名,整个粉圈都变得小心翼翼不敢多说话,变得冷清许多。

也有一部分粉丝在禁止打榜应援后,还是会给自己找一些事做。比如刘雨昕的部分粉丝忙着给艺人优化净化词条,避免艺人的名字和负面新闻出现关联。蔡徐坤被点名批评专辑预售涉嫌违法后,粉丝即使不敢像以前一样大规模“出警”铺广场、模板化控评澄清,也努力在各大账号下解释缘由并点赞正面评论。

虽然在赵丽颖事件中被通报禁言的没有多少头部营销号,好多账号所属公司不明。但随着微博颁布《娱乐自媒体号违规行为界定及处罚措施》,将拉踩引战、造谣传谣、搬运饭圈负面信息等行为作为违规类型,娱乐类MCN及娱乐作者未来处境将更加艰难。

“对我们来说影响挺大的,很多内容近期都不敢发了,担心账号会有风险。”某头部MCN公司负责人说。

他表示,即使平时也有接一些和艺人或者剧方合作的宣传内容,但账号减少饭圈相关信息搬运后,点评赞数据下降是不可避免的,这会直接影响到他们账号的报价和收入。

对艺人团队来说,眼下这个时期少了很多热搜热榜等KPI的压力,也不需要紧盯饭圈动态时刻做好舆情监控,这给了他们重新思考艺人发展方向的时间。一方面需要排查艺人是否存在私德问题,另一方面也需要慢慢抛弃以前只看重曝光不注重作品立身的造星手段,将目光重新投回优质作品上。

某新近流量小生的宣传小茄透露道,艺人的收入目前没太大影响,只不过一些谈好的合作需要延期公开,大家都需要避避风头。

“现在和合作方签订的合同条款对艺人艺德的限制明显加强了,如果艺人在合作期间因自身原因出现危害国家统一、伤害民族感情或者涉及重大舆论风波以至于可能影响甲方品牌形象的事件,甲方可以立刻单方面解除合约并要求我们赔偿。”小茄说。

张一山、陈赫等多名艺人参加艺德培训班

连环塌房后粉丝不再会轻易相信经纪公司和艺人团队为明星精心打造的形象,媚粉虐粉的“催钱”老套路很难再奏效。没有了“数据竞赛”,被戏称为“财富密码”的耽改剧们也很难再进入市场,未来艺人一炮走红的几率会大大降低。为了避免自身利益受损,商家和制作人们不再只根据人气决定合作人选,对艺人从品行到实力各方面的要求会越来越高。

“流量明星”的辉煌时代就此完结。



*本文为原创文章,禁止私自转载

*文中图片引用自网络,采访人物均为化名


主营产品:其他物料搬运机械及配件,挂车/拖车,气罐